医生(1 / 7)

晋江文学城独发

林封有严重的心理问题。

多疑、偏执、强迫行为、自残行为......这些全是他为得到楚凛而衍化出的种种疯魔的症状。

重度精神疾病患者。

市中心医院里,有一位专门针对他的心理问题对他予以疏导的医生,叫董青柳,已经有四五年时间。而时常出现在楚家的这位不在市中心医院工作,便是此时站在一楼客厅的聂弋阳。

林封和他四年前相识,算是旧友。

“刚睡醒啊?”八点不到被楚凛叫醒,林封眼睛底下有层没休息好的乌青,聂弋阳心里有数地问,“睡得不舒服?”

在楼上洗漱完,林封扶着楼梯下来,揉了揉太阳穴,情绪低微:“还好。”

“你吃饭了吗?”他往厨房里去,“凛哥说给我买了饭,没吃的话我们一起。”

时间久了,聂弋阳不是见外的人,和上次一样答应:“还没吃。帮我拿副碗筷,谢谢。”

林封左手常年带着一个两指宽的护腕,昨天的红护腕被回来发脾气的楚凛弄脏了,上面全是【】液。一觉醒来林封发现护腕换了新的,是紫色。他不喜欢紫色,想了想从床头抽屉里拿了一个宝蓝色的戴上。

那个抽屉是专门放护腕的。

“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聂弋阳问道。

“还好。”林封低头,蔫蔫的,轻声说道,“我没有再每个小时都给他打电话,也没有惹人烦地问东问西......他为什么还叫你过来。我状态挺好的啊,而且我前天才去过医院。”

聂弋阳笑了一声:“又不是非得他叫我才能来,我只是想看看朋友。”

林封明显不信:“哦。”

外人面前,林封有一定的警惕性,不愿敞开心扉地聊。幸好聂弋阳了解他,跟他相处了几年,能很快减弱他的设防。

这也是林封身边的保镖司机最多待半年,但聂弋阳却四年还在其位的重要原因。

一顿饭下来,聂弋阳闭口不提昨天,不谈楚凛,中午的时光消磨得极快。林封没休息好,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话,眼皮饧涩直打架。

看出他状态不佳,聂弋阳装作起身:“那我改天再来,你先好好休息吧。”

躺在沙发上的林封轻轻地嗯了一声,眼睛紧闭。

静等两分钟,确定林封已沉睡,聂弋阳抬腕,按了一下类似手表的东西。客厅里弥漫的舒缓音乐戛然而止,催眠成功。

“林封。”聂弋阳低声喊。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两腿微岔开,上半身前倾,胳膊肘撑着膝盖十指交叉。

中午的阳光穿透落地窗,金线明亮。不过距离有限,林封睡在这所坚不可摧的别墅里,被凉荫庇佑。

林封无意识:“嗯。”

“昨天你和楚凛——楚先生吵架了吗?”

林封皱眉:“嗯。”

“他说话重了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不喜欢他这样?”

林封委屈地应:“嗯。”

“你有点生他的气?”

“不......”在一句一句的引导中,昨晚的画面历历在目,林封被弄得腿抽筋站不住,楚凛还要嘲讽他没用,看他的眼神正是看废物时才会有的。楚凛说他像一条狗,说他下作,说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。林封又摇头说了一遍不,心口疼,眼尾沁出一点泪,带些低泣的音说,“我很生他的气......不是有点......”

聂弋阳沉默,拇指抵唇。

交叉的手指不觉间收紧,他看见林封的泪,一时摸不准当下捕捉到的具体感受。

催眠中都能哭,看来昨天确实受了很大的委屈与攻击。

纸巾就在旁边,林封泪流不止,不多时肩膀耸动起来。聂弋阳抽了张纸巾,伸手过去想替他擦干眼泪。

“别做多余的事。”客厅前方突然传出一道冷漠的男声。音色失真,是从电子仪器里传出来的,“让他忘记昨晚就好了。”

这个客厅里有监控。

处于催眠状态的林封听到楚凛的声音,辨认出是谁,眼泪停止,呼吸变浅了。

聂弋阳打开催眠音乐,没收回手,自顾自地用纸巾按了下林封的眼角、鬓尾,举动没有丝毫旖旎。

“楚总,我已经结婚了,这么多年和太太感情很好。我们还有个孩子,是女儿,我和我太太的二胎马上也要出生,”聂弋阳说道,“您用不着警告我。”

监控里没再传出说话声。

关掉催眠仪器,林封已经不哭了,聂弋阳又对昨晚的事详细地作出了一些询问,有了应对说辞:“林封,你只是因为在网上看见楚先生和另一个男人的亲密照片,心里觉得生气,所以等楚先生回来,你控制不住脾气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以为楚先生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,也说了很过分的话,但这些都不是真的。楚先生对你很好......”

林封情绪稳定:“嗯。”

聂弋阳说:“你父母是很厉害很著名的话剧演员,喜欢他们的人很多,他们值得尊敬,楚先生同样尊重他们,所以他根本不会去诋毁你已逝的父母。那些攻击的话,都是因为你生病期间自己产生的假想。”

最新小说: 生活在四合院里的逃荒者 洪荒之大道独行 我的舰娘超厉害 开局被唐昊追杀,获得五神王传承 龙族:小龙人转职美食猎人 众女背叛!记忆曝光后世人哭泣 斗罗:西游小白龙,降服古月娜 综武:从全真走出的逍遥仙 火影之我真不是宝可梦 玩死亡游戏,做都市仙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