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迫(1 / 8)

晋江文学城独发

“谁啊?”林清拂喷洒着热气的吻落在林霜风后颈,那里有块新鲜的咬痕。

“哦......朋友。他在祝福我们呢。”林霜风精神不济,正困顿得厉害,按灭手机转身面对林清拂,“哥哥,我好爱你。”

林清拂满足,哄道:“睡吧乖乖。”

林霜风性格好,人缘相当不错,一出去遍地是朋友。官宣结婚消息后,接连三天他的微信消息,没消停过,祝福收了一波又一波。

楚凛沉默寡言,别人骂他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回嘴,日常里应该不太会说话。况且那种古怪的询问,代入他那张寡淡俊冷的脸有种很强的说服力。

根本没细想,林霜风便认定楚凛就是在祝福他和林清拂。

翌日睡饱,林清拂已经去了实验室,在床头柜留了便条叮嘱林霜风按时吃饭,他做好放在微波炉,起来加热就行。

便条上的字迹工整苍劲,像林清拂一样,一身正气。林霜风亲了一口便条,幸福地在床上翻滚,然后爬起来洗漱吃饭。

中途想到有消息没回,他打开手机,回复楚凛时没忍住带了点小炫耀的心思,就像对待真心朋友那样。

林霜风:【我当然不会跟清拂哥分开,这辈子在一起,下辈子还要在一起。】

林霜风:【楚凛,谢谢你的祝福!】

冬天初来乍到,林霜风要跟电影剧组到各地跑宣传。十二月很快临至,林清拂在置办婚礼事宜,每一处细节都会征询林霜风的意见。

变故发生在12月13号。

电影宣传跑完,林霜风有了粉丝基础,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出门。他戴好帽子口罩,打算到林清拂的实验室给他惊喜。

半路却被一辆迈巴赫截胡。

天近傍晚,夕阳没落,冬季的黑总是降临得迅疾。林霜风把车停在实验室外的公共车位,整个世界已经一片灰暗,路灯一盏一盏地亮着。

迈巴赫经过林霜风身边缓缓停下,车门突然打开,在他没反应过来具体情况时一条胳膊就被猛地拽住,倾势倒进车里。

“谁?!”林霜风的整颗心脏倏地揪起来,定睛一瞧,楚凛正在用领带捆他的手。

熟人的面孔让林霜风揪起的心微松,可手腕上传来的紧致感又让他困惑不已:“楚凛你干什么?为什么绑我啊?太紧了好痛啊你松开!”

眼见领带打了死结,楚凛的神色更不见善,林霜风这才慌了神,剧烈地挣亅扎。

“你干什么?你放开我,楚凛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?我来的时候告诉清拂哥了,他马上就下来,你......”

“你是第一个对我表达善意的人。”楚凛牢牢地将林霜风压制在后座皮椅上,低声说。

迈巴赫不知停在哪儿,司机下了车,整个车厢里只剩他们两个。林霜风胳膊绑在身后,看到楚凛朝他伸过来的手,莫名汗毛倒竖。

“结婚以后就能永远不分开吗?”楚凛这么说道,“那我们才应该结婚啊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!”林霜风不可思议,“你喝酒了吗?为什么突然要说这种话?楚凛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你好好地看看我,我是林霜风啊。我跟你都没说过几次话,我有男朋友,你见过明明也认识的,他叫林清拂,我只会和他结婚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疯话——你放开我,你放开!”

事情发生太快,楚凛全无废话,他把林霜风翻过身去,盯着他左耳尖的小痣看,感叹般地说道:“真漂亮。”

“霜风,他不适合你。他没有钱,给不了你好生活,”楚凛轻轻摩挲林霜风的脸颊,滑得像刚剥皮的鸡蛋,“他也没有权,给不了你想要的尊重。”

“你有病啊!”林霜风惊恐万分,奋力地拿头撞玻璃,大声振喊救命。

林清拂是不如楚凛那么有钱有权,可他们不穷,这么多年在爱林霜风这件事上,林清拂从未迁就亏待,永远都是给他最好的。何况林霜风又不是废物,不用靠男人养,他自己就能工作挣钱,他会和林清拂一起经营他们的家。

父母健在,身体健康,感情稳定升温,他们就是最般配的一对。

“你们还没真正结婚,”楚凛诚挚地说道,“那我就还有机会。”

“不,你......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救命!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”

“......”

两个小时,林清拂打了几十个电话,林霜风一个没接。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手机掉在后座的地上,铃声动听却刺耳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“头顶有个监控,它拍下了我们做的事,”楚凛认真整理好林霜风的内衬衣袖,他的手腕淤了血,“霜风,如果把这段视频发给林清拂让他看,你们还会在一起吗?”

12月31日是林霜风的22岁生日,13号这晚他没回家。林清拂找他要找疯了,顶着寒风直到凌晨,才接到林霜风父母的电话说他回了他们家,整个人的状态特别吓人。

“妈,爸,阿霜呢?”林清拂闯进来,整张脸冻得发青。

“在他自己房间。清拂,你们吵架了吗?他一直哭啊,还不让人

最新小说: 生活在四合院里的逃荒者 龙族:小龙人转职美食猎人 斗罗:西游小白龙,降服古月娜 众女背叛!记忆曝光后世人哭泣 光之国:贝利亚战役被奥王读心! 斗罗:老婆千仞雪,孕育七葫芦娃 开局被唐昊追杀,获得五神王传承 斗罗:修改剧情,全员开始抽象 超神:琪琳提分手,守护天使降临 全职法师:始皇归来,帝统天下